对于有关于那水鬼的事情,不管是陆燃,还是陆雪漫,都没有告诉老陆的意思,生怕老陆担心。

    于是,不明所以的陆宏毅便是把小梨和另外几个小丫鬟叫过来,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几个小姑娘呆呆傻傻的看着完好无损的少爷和小姐,眼底也不禁是带着了惊喜,只是听着老爷的训斥,几个小姑娘又是觉得很委屈,那会儿小姐和少爷是都丢了呀!

    可眼下的情况她们又实在搞不懂,于是,几个小姑娘只以为那会儿天色太晚了,自己等人是睡迷糊了,居然连少爷和小姐两个大活人都没看见。

    陆燃也只能笑着为自己的小侍女说上几句,把老陆先劝走了。

    等到毕凡下去解散护院们了,陆燃也该回屋睡觉了。

    陆雪漫却看着陆燃,饶有深意地说了一句:“小燃,你明天一早,在花园等我?!?br />
    听见这话,陆燃便是点了点头。

    ……

    ……

    翌日一早。

    陆燃便是到了府中花园,

    如今在这寒冬,花园里虽无百花齐放之美,却有那满满的大雪以及那倔强而火红的腊梅红白相互映衬着,依旧景美。

    陆雪漫,早已在园中那假山石下等着他了。

    看着姐姐的脸色似乎有些出奇的苍白,陆燃有些惊讶地道:“小漫漫,你是不是穿得有些太单薄了!”

    “说了多少次了,你应该叫我姐姐!”陆雪漫不禁是瞪眼,可却并不凶厉,反而显得很是可爱。

    陆燃心说:我陆某人都见过你屁大点尿床的时候,人前保持礼貌也就算了,私下里还怎么当面叫你姐?

    可见着陆雪漫脸色实在苍白,陆燃便是将自己脖子上的貂皮围脖扯下来,套在陆雪漫的脖子上。

    陆雪漫无奈地笑道:“行了行了,我这又不是冷的!”

    一听到这话,陆燃的眼神却顿时微微一凝:“不是冷的?”

    陆雪漫表情微微一滞,却是忽然拿出当姐姐的架子,厉声问道:“对了,你小子,是怎么回事儿?”

    明知陆雪漫是为了转移话题,可陆燃还是一脸懵逼:“什么怎么回事?”

    陆雪漫眉梢一挑:“你别以为我没发现,那旧南村中的水鬼跟到府里来了,是被你杀掉的吧?要不然,我也醒不过来!”

    陆燃眼睛微微眯了眯,却不说话。

    “只是,我不明白的是,那水鬼即便是一般踏上了二层楼的……咳,反正很难杀掉就是了!”陆雪漫说着,却看向了陆燃的眼睛。

    陆燃淡淡地说道:“我告诉你也行,不过小漫漫你要先告诉我,你先前说你脸色不好不是因为冷是什么意思?”

    主动忽略了陆燃叫她小漫漫的事情,陆雪漫想了想,也知道这事情也没必要瞒着她最亲近的弟弟,反正,他迟早也会知道的!

    于是,陆雪漫便说道:“好,那我就跟你说了吧……当初,我和金老到了旧南村的时候,先是遭到了偷袭,偷袭我的是我师伯的弟子黎士杰,以及我师叔的弟子罗腾飞?!?br />
    “当时金老护我,所以被罗腾飞蓄谋已久的一击打成重伤,而黎士杰则是直接废了我的仙脉,这就导致了后来那水鬼再出现的时候,我们根本无力抵抗……”

    “什么?”虽然陆雪漫说得平淡且平静,但是陆燃听到以后,眼中却瞬间闪过了浓浓的杀意,更是一手握拳,青筋暴起。

    陆雪漫却忽然将双手放在了陆燃的肩上,微微仰首,看着陆燃的双眼道:“小燃,你可不要想着要为我报仇什么的!且不说他们俩人不好对付,他们俩人身后代表的……就算是我师尊,怕也是不敢为我报仇的?!敝钡皆谡飧鍪焙?,陆雪漫才惊然发觉,原来这个弟弟,居然已经比自己高了?真是长大了呢……

    陆雪漫又继续平静地说道:“好了,说说你吧?你如何能击杀那只水鬼?”

    “我……其实偷偷练武了!”陆燃脸上露出了一抹羞赧的笑意,显得很是真诚。

    闻言,陆雪漫露出了一抹讶然:“练武,你居然能吃得下这种苦?”

    “嗯,这样一来,倒也是可能,你练过武,再加上我的碧水剑有克制异鬼的效果,猝不及防之下,一剑造成击杀,倒也是很有可能!”

    “嘿嘿嘿……”陆燃面上笑着,实际此刻心情并不是很好,而且,他是暗暗记住了黎士杰和罗腾飞这两个名字,有朝一日,他要将这两个狗东西擒住,一刀一刀刮下他们的血肉!

    而后,陆燃又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小漫漫,你先前说的那二层楼是什么意思?”

    “二层楼?”陆雪漫看了陆燃一眼,犹豫了一下,可随后想到她的仙脉被废,从此与那个世界也无缘了,说给弟弟听听,或许也没什么?毕竟,让弟弟知道那个人上人的世界,或许以后也能让弟弟保持着敬畏之心,以免惹下杀身之祸?

    陆雪漫似乎有些累,便靠在了身后的假山石上,开口道:“小燃,你可知道,这世界上,除了普通人之外,还有一种高高在上,如仙人一般俯瞰众人的人,他们,被称作炼气士!”

    炼气士?

    陆燃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惊讶。

    陆雪漫继续道:“炼气士,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就连我日月王朝的圣皇与圣后,在有些时候,也需要听从那强大炼气士的命令!当然,炼气士大多时候,是不会搭理普通人的,在他们眼中,普通人与草芥也没什么区别,只是为他们的修行提供资源和财富的苦力罢了!”

    “传说中,炼气士,乃是登天修行之举。天,高九层!也被称作九层楼,自然,这楼当然也不是说的我们凡俗世界中的楼,说得乃是天楼,天人之楼!先前我说的二层楼,便说的是炼气士到了第二层境界!”

    听到陆雪漫的话语,陆燃又是问了句:“那这境界,还会细分吗?”

    “当然会有细分,一层天楼一境界,而就一境又会分为九阶?!被卮鹫?,陆雪漫忽然好奇道,“不过,你问这么详细干嘛?”

    陆燃若无其事地嘿嘿一笑:“小漫漫,你记性怎么这么差?我不才刚刚跟你说过,我在练武??!”

    陆雪漫微微一怔,然后讶然失笑道:“天高九层,登天乃是炼气士的境界,你练武,这等境界又与你什么关系?”

    “和我没关系吗?”陆燃却是一愣,然后又往看了系统面板上看了一眼。

    不对???

    “武人可没有登天的资格,当然,也就不会以天楼为境界!不过……”陆雪漫似乎害怕打击到陆燃,伸手拍了拍陆燃的肩膀,轻笑着说道:“当然啦,我知道,我弟弟就算是练武,肯定也会很厉害的!”

    接下来,陆雪漫似乎也不再想谈这些事情,陆燃想到陆雪漫仙脉被废,虽然心中困惑不已,但却也不敢再多问,生怕让陆雪漫伤心。

    闲聊片刻。

    与陆雪漫分别之后,心中不解的陆燃却又是到后院去,找到了正在操练护院的毕凡。

    毕凡一听到陆燃的问题,也不禁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什么几层楼几层楼的,少爷,咱们练武的都是粗人,哪会取那种名字!在江湖上,一般像咱这种武夫,都是只分入流和不入流,而入流的,又分为一流、二流、三流三等!咱在江湖上,也就勉勉强强跻身二流而已!”

    “那武人,是怎么修炼的呢?”陆燃问道。

    毕凡说道:“我们是修炼内力,以内功强身健体!”

    当陆燃切实感受了一下毕凡的内力在体内流动之后,他就傻了,他发现,这东西,他没有!

    系统给他的,只是对肉身的强化,他的肉正在趋于结实饱满,甚至陆燃在隐隐中已经察觉,只说体魄的话,他现在,甚至要比毕凡略微强出一线来!

    接下来,毕凡后面的话,陆燃却有些没有心思听了,毕竟,他的修行,好似和寻常人口中的武夫不一样?

    或许,自己该像系统描述的,被称作武人?

    而至于说系统面板显得的修为是第一层楼第一阶,陆燃微微眯了眯眼睛,心中暗道,也就是说,虽然自己算是武人,但是靠着系统,或许也能和炼气士一样,登天楼而上?
  • 高校举行毕业酒会 为毕业增添仪式感 2019-06-09
  • 端午节民俗地图——食 艺 药 2019-06-09
  • 自私的小萌们眼看着自己的队友挨踹也不出来帮一把? 2019-06-09
  • 高清组图:全国妇联新时代“巾帼志愿者暖心故事”网络展播揭晓仪式 2019-06-08
  • 美国佷聪明,他总是在他的贸易伙伴将要出现经济问题的时候,找个由头溜了。 2019-06-08
  • 一图看懂:苹果手机“降速门”及换电池指南 2019-06-04
  • 扎进深山扶贫 暖了百姓心——省个私企业党委直属企业党组织“精准扶贫丰宁行”活动侧记 2019-06-04
  • 拼多多:你的梦想难道是成为下水道吗(原创首发) 2019-05-27
  • 性格能预测寿命?4种性格有助长寿 2019-05-27
  • “沙雕世界杯”作品亮相舟山 2019-05-24
  •  [生活资讯]  [辣妹探店]  [激情试驾]  [创客餐考] 2019-05-2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22
  • 商务部就“反倾销”连发公告 都与美国有关 2019-05-22
  • 创业板开启“独角兽”时代 2019-05-17
  • 露营玩漂流 重庆周边度假地推荐 2019-05-17
  • 71| 777| 38| 880| 348| 182| 561| 828| 211| 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