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时时彩时间 > 玄幻仙侠 > 白银霸主 > 第六百二十六章 血腥亲王
    大汉帝国元平十六年九月七日,古浪草原,黑羯人大营……

    连绵的大营紧挨着祁云山,有十多里,大营之中,一个个帐篷用某种巨兽的骨骼作为支架搭建,外面覆盖着斑驳的皮毛,走进大营之中,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节节森森的白骨,哪怕是大白天,也显得非常瘆人,从这大营建立的第一天起,大营上面的天空之中,就随时都有一大群代表着死亡与腐朽气息的秃鹫在盘旋着……

    大营旁边就是一个湖泊,祁云山上融化的雪水化为一道道的溪流就流入到这个湖泊之中,远远看去,整个黑羯人的大营就像一条盘踞在祁云山下的黑色巨蟒,张开巨口,对着古浪草原的方向……

    不时有一队队的黑羯人的骑兵从大营之中冲进冲出。

    ……

    “不,不要,放开我,放开我……”一个戴着镣铐,面色惊恐的沙突人挣扎着,被几个五大三粗面目狰狞脸上还带着蛇纹刺青的黑羯人战士从关押着囚犯的笼子里抓了出来,拖着手,就朝着不远处的一个营帐之中走去,其他囚笼之中的沙突人,看到有人被抓走,一个个噤若寒蝉,在囚笼之中瑟瑟发抖。

    看到不远处的那个黑色的营帐,被从笼子里抓出来的沙突人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他知道那个黑色的营帐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些日子,他已经看到很多和他一样被抓到这里的人,在被拖到那个营帐之后的下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而且所有的人,在被从里面拖出来的时候,胸膛都被剖开了,心脏被取了出来,死状奇惨无比。

    这个沙突人被吓得眼泪鼻涕全都出来了,强烈的求生**,让他在这个时候爆发出了巨大的力气,趁着旁边抓着他左手的那个黑羯人武士一个不注意,这个沙突人一口咬在那个黑羯武士的手臂上,那个黑羯武士闷哼一声,嘴里骂了一句,不过手却没有松开,只是又有一只手伸了过来咔嚓一声,在那个沙突人的一声惨叫之中,就把他的下巴给捏碎了。

    那个沙突人被脱到了那个帐篷之中,固定在一张冰冷的铁桌之上,拴住了手脚,动弹不得,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全身只剩下皮包骨头的黑羯老头,就像一个掉了毛的鬣狗一样的人,拿着一堆奇怪的刀子和钩子之类的东西来到他的身边,伸出枯骨一样的左手,在他的胸膛,腋下和肚子上面按了几下,似乎是在检查,脸上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

    ……

    两分钟后,这个帐篷里传出一声尖锐的惨叫声,那惨叫声持续了差不多十多秒,然后一下子戛然而止,再过一会儿,一个黑羯人从那个帐篷里走了出来,手上端着一个精致的银制托盘,然后快步朝着远处那顶最大的骨帐走去。

    那个骨帐外面站满了黑羯人的武士,银制的托盘传到这里,就被守在骨帐外面的一个武士接了过来,传到了骨帐之内。

    此刻的骨帐里就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身高两米,魁梧的体型就像一只巨熊一样,斜靠在一把用虎皮蒙起来的完全由骨头组成的一个骨椅之上,这个人袒胸露怀,胸膛到小腹之间全部都是黑色的胸毛,粗壮的手臂上戴着几个纯金的蛇形臂箍,一只手上则拿着一个镶满宝石,由人的头骨做成的酒杯,在一边喝着酒杯里的酒,一边看着另外一个瘦得像竹竿一样的人站在骨帐里面的一副巨大的地图面前在说着什么。

    而那个站在地图面前的人,则是一个穿着一身华丽的黑色的长袍,头发花白的黑羯老头,这个黑羯老头眼眶凹陷,颧骨高耸,两只眼睛就像两口枯井之中的两团幽绿色的鬼火一样在闪动着,让人不寒而栗。

    这骨帐中的两人,那个巨熊一样的男人正是黑羯人蛇神部落的泰米巴亲王,另外那个老头,则是蛇神部落这次派出的入侵古浪草原大军的战争祭司卡达尔。

    卡达尔沙哑低沉的声音在骨帐之中回荡着。

    “殿下,新鲜的人果来了……”端着银盘进来的黑羯武士把银盘恭敬的放在泰米巴面前,然后就退下。

    “……大汉帝国新上任的祁云督护在上个月亲自带兵灭了沙突七部之中土狼部下面的一个叫突利部的小部族,还把那个不落族长的脑袋挂在了白石关,从九月份开始,沙突七部的羊毛已经无法再运送到白石关内了……”卡达尔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地图上白石关所在的那个地方。

    “怎么,是那个祁云督护不许沙突七部的商队再入关了么?”泰米巴开了口,声音就像两块生锈的铁片在他的喉咙之中摩擦,让人听了都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之感。

    “这倒不是那个祁云督护不许沙突七部的商队再入关,而是那个祁云督护颁布了一个法令,羊毛专卖,所有沙突七部的商队,不能再进关贩卖羊毛,他们只能把羊毛卖给祁云督护府下面的一个机构,价格非常低,一斤羊毛大概十个铜币……”

    “哈哈哈,那个汉人的祁云督护够贪心,手段够狠,我喜欢……”泰米巴大笑,然后把人头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那些沙突人现在怎么办?”

    “已经有大批的沙突商队在聚集在白石关外没有过关,那些沙突人尝到了羊毛的甜头,自然不会用甘心把他们手上的羊毛用这么低的价格卖给那些汉人,双方现在正在僵持中!”

    “那个祁云督护就不怕那些沙突人闹事么?”

    “据我们的探子回报,从上个月大汉帝国新上任的祁云督护灭了突利部之后,白石关就已经开始修整加固,那个祁云督护让人在白石关旁边的山坡上开始修建一个大型的岩堡,这个岩堡一修起来,就和白石关形成犄角之势,整个白石关的防御能力会更强,更加的难以攻克,看样子,那个汉人的祁云督护已经做好了和沙突人翻脸的准备,不怕沙突人派兵攻打白石关……”

    “所以,卡达尔,现在正是我们蛇神一族夺取古浪草原的机会!”泰米巴双眼精光闪动,“如果我们动手,汉人绝对不会再帮沙突人……”

    “不错,几个月前大汉帝国还想组织军队进入古浪草原与沙突七部并肩作战,但现在,汉人国内发生大变,有着巨大的动荡,他们的宰相被人刺杀,听说他们的都城明年也有可能会被天劫毁灭,汉人人心惶惶,已经自顾不暇,他们的大军已经撤走了,新上任的祁云督护看样子与沙突七部根本不是一路的,双方关系非常紧张,就差开战了,所以殿下根本不用担心汉人会再派兵插手古浪草原之事,而沙突七部的商队一旦无法与汉人做生意,沙突七部的补给就断了一大半,再也没有外援,殿下,这正是伟大的蛇神赐予我们的机会,只要我们击败了沙突七部,整个古浪草原,就是我们的了……”

    泰米巴的眼睛盯着那副地图上位于古浪草原中的某一个区域,的语气变得森冷起来,“蛇神殿的血毒准备得怎么样了?”

    黑羯人的战争祭司微微躬身,“蛇神殿的血毒已经准备了一半,不过这次要毒化的区域很大,需要的血毒也更多,所以需要到明年初才能准备好!”

    “传令回去,让蛇神殿加快血毒的准备!”

    “是,殿下!”

    “这些日子蛇神部的战士们的刀锋已经许久没有见血了,再不动的话,都要生锈了,告诉拉左,十天之内,我要他把白草湖的战线往前推进一百里,我十天后要到白草湖给蛇神献祭,我到的时候,要看到他在湖边给我用一万颗沙突人的脑袋把祭台堆起来……”泰米巴说着,顺手就揭开了他面前的银盘上的罩子,那罩子下面,一颗血淋淋的通红的“人果”还在跳动着,泰米巴一把抓起那颗“人果”,放到口中一咬,鲜血就从他的口中溅射了出来,这“人果”一吃下,泰米巴的眼中就亮起了两道血光,一道血红的气息在他身后出现,像两条蛇一样的翻滚盘旋着,他的声音也变得幽深起来,“这所有的人果,还是汉人少年的最美味,听说汉人的那个祁云督护就是一个少年,啧啧…………”8)
  • 有神论跟无神论的差别在哪你都不知道,还要扯啥呢。 2018-12-11
  • 西北政法大学英语六级考试听力异常 回应:正调查 2018-11-09
  • 让端午文化多一些日常呈现 2018-11-09
  • 李忠杰谈《党章内外的故事》96年来历经18个版本修订 2018-09-02
  • 电视剧抱团出海 又有哪些作品走出了国门 2018-08-20
  • 司机打盹惹车祸高速撞栏三人被困 2018-08-20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 2018-08-04
  • 网友自嘲工资拖后腿 专家:衡量个人收入需更多数据 2018-08-03
  • 建立市场经济,原本的计划经济哪里去?坚持集体的南街村没有到户就没有建立市场经济,是不是还在搞计划经济?看其实现公有资本在其所有者们进行分配应是计划经济。 2018-08-03
  • 361| 166| 984| 374| 600| 328| 62| 75| 376|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