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时时彩时间 > 武侠修真 > 道吟 > 第八百二十四章 缠斗
    <content>

    三眼妖尸的话,直任小冉心底的那点心思,她虽然丧母较早,但在昆仑战队无微不至的呵护下长大,心智不成熟,哪里是三眼妖尸的对手,顿时恼羞成怒的又和三眼妖尸对骂了起来。请百度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舱室里热闹,外面甲板的李小意,却在凝神打坐,说他恢复灵气,那是根本没有的事,只不过是在佯装而已。

    灵气方面,有紫宫丹府里的虚灵鼎顶着,那灵气是源源不断,无需细水长流,是大浪滔天也能做得。

    至于神念意识的损耗,也有办法恢复,并且极快,完全不是常人所能企及。

    自从他三力合一以后,天魔力充盈神识脑海,补充流失损耗的精神力,妖力则填充身体,去掉其一身的疲累,至于灵气,环聚紫宫丹府,灵光充盈。

    可他这屁股还没坐热乎,头顶方立时有一股黑气压顶。

    昆仑战舟的速度已是极快,化光幻影的疾驰而行,其所过之处,只留下一道道残影。

    但是那道黑气,并不昆仑战舟慢,还有一股神念降临下来,李小意哪里感应不到,对方这是明目张胆的毫无顾忌。

    陈月玲她们的目光,都转到了李小意的身,他故作叹气的起身,孙彪那火爆脾气直往脑门顶,于是大声道:“师叔咱们不逃了,和他们拼了吧?!?br />
    李小意眼睛一瞪:“你给我听好了,人命大于天,不止是这一次,以后凡事遇到不可战之敌,你给我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孙彪一看李小意火气头,顿时没了脾气,方才那番说词,确实是他忍受不了,只有小师叔一个人为了大家伙不计损耗的拼着命,这还不算,关键是看不到希望。

    如此下去,李小意早晚累倒,到时候再被对方追,他们这些人,根本是无处可逃。

    与其如此,不如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是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不如我等先去拖一拖,给你争取些时间!”

    陈月玲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可李小意一看他们只有真人境界的修为,一句话也没说,身形一闪的便消失于原地,再出现的时候,已经置身于空。

    周围是黑气滚滚,妖力冲天,人先未见,却闻其声,嘎嘎而笑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李小意也不言语,伸手一拍腰间的紫金葫芦,金乌火灵,立时火光漫天的将黑色的妖气冲散。

    一个形如枯槁的老妪,拄着一根不知名的兽头拐杖,出现在李小意的不远处。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一些狠话,哪曾想,李小意根本不跟她废话,见她打,那三足金乌双翅一震,卷带着熊熊燃烧的金乌火立刻扑了过去。

    老妪面色阴沉,手杖一扔,居然化成了一条浑身白鳞,背挂倒刺,头有独角的霸灵鳄!

    一股阴寒之气,突然而然的骤降下来,金乌真灵,和这头霸灵鳄顿时绞杀到了一起。

    那拐杖可不一般??!李小意目光闪烁的看着,并从金乌传递给自己的撞击,明显感受到了一股极其阴寒之力。

    而在冷热交替时,产生了大量的白雾,遮天蔽日的漫天席卷,李小意却是手拿画卷,凭空铺开,一头黄鸟啼鸣时,狂风吹刮而起,没有风助火势,反倒是直击老妪的本体。

    至于昆仑战舟,早已借着这个契机,化为一道长虹,没了踪迹。

    老妪对黄鸟显化,似乎有了一丝忌惮,不敢托大的再一抖手,却是拿出一杆造型古朴,以青铜为材质的古矛。

    在其将矛头对准了飞扑过来的黄鸟之际,那巨大的身体居然黄光一闪,此消失不见了,一如无形的风,无形无质。

    可老妪却在此时,松开了紧握的古矛,其矛头自选方向,并对准了一个方位,要疾驰射出的刹那。

    古矛的灵光突然变得暗淡下来,而与霸灵鳄争斗的金乌火,也在此时熄灭不见,老妪脸色一变,暗叫了一声:“不好,这家伙逃了?!?br />
    视野之内哪里还有李小意的身形,只有一个个开始变得模糊不堪的影子,这家伙居然趁着两边争斗不休的契机了来了个金蝉脱壳。

    气极了老妪哪里能让他跑了,她不去追李小意,而是神念散出,寻那昆仑战舟的踪迹。

    因为她明白,若是李小意想走,别看他们有三位劫法修为的鱼龙族,却并不一定拦得住,而他之所以选择和自己穷耗,为的不是那条船的人吗?

    所以老妪并不是很焦急,只是惊讶于这个家伙消失的时候,自己居然没有一丁点的察觉,光是这一点,已经足以令她心惊不已。

    不过只要有那艘船的人在,他逃不出去自己的手掌心!

    重重冷哼了一声,老妪先是收了自己的法宝,又是骤然消失于原地,已经追了去。

    李小意夜出现在昆仑战舟的身后,并站在桅杆之,待那老妪又追来之际,一股金沙风暴突然而然的卷带凝聚于老妪的四周。

    如此出其不意的打法,并没有旁老妪如何的惊慌失措,眼看着她自己要被金沙凝聚的光球包裹住的时候。

    手的拐杖重重的凌空锤击了几下,两旁四周,立马有冰霜凝结,居然将天御印所化的金沙全部冻住,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球。

    老妪从走出,用略微嘲讽的目光看着他:“一个注定了的结果,你何必还要反抗呢?”

    她话里话外的意思,李小意当然明白,却没有回答,而是再拍紫金葫芦,三足金乌再出,火光喷吐,仿佛爆发的火山一样,照的空光芒大亮,在落日的黄昏下,尤为的明显。

    老妪躲了过去,而她身后的巨大冰球也此融化,李小意化飞沙为一柄柄寒光闪烁的飞剑,万剑齐发的时候,老妪边躲边挡看似手忙脚乱,却是镇定自若。

    可当其准备反击的时候,李小意的身影,再次变为了一道即将消散的残影,无踪无影。

    老妪愤怒至极,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悄然无声的消失,而她居然连一丝一毫的感知都没有,对于自视甚高的老妪来说,简直是莫大的羞辱!</content>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 有神论跟无神论的差别在哪你都不知道,还要扯啥呢。 2018-12-11
  • 西北政法大学英语六级考试听力异常 回应:正调查 2018-11-09
  • 让端午文化多一些日常呈现 2018-11-09
  • 李忠杰谈《党章内外的故事》96年来历经18个版本修订 2018-09-02
  • 电视剧抱团出海 又有哪些作品走出了国门 2018-08-20
  • 司机打盹惹车祸高速撞栏三人被困 2018-08-20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 2018-08-04
  • 网友自嘲工资拖后腿 专家:衡量个人收入需更多数据 2018-08-03
  • 建立市场经济,原本的计划经济哪里去?坚持集体的南街村没有到户就没有建立市场经济,是不是还在搞计划经济?看其实现公有资本在其所有者们进行分配应是计划经济。 2018-08-03
  • 688| 305| 807| 587| 253| 688| 425| 224| 6| 727|